• 人力资源+
  • 人才中心
  • 人才招聘
  • 关于祥云+
  •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行业新闻

    祝恩福:经济下行中环保行业存机会

        由《理财周报》联合众多权威机构和主流财经媒体,隆重举办的“2013中国上市公司董事会价值管理论坛”正式在南京开幕,此次论坛的主题是“价值与重构:经济下行中的董事会战略”。论坛邀请到200多家优秀上市公司董事会高管。在第一场领袖对话的主题为:颠覆与重构:经济下行中的董事会战略,在论坛中湖南凯美特气(002549,股吧)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祝恩福表示经济下行是一个总的趋势,但是在某些行业里面,我觉得是一个机遇。我们是从事环保的,工业尾气回收利用的行业。中国在十二五七艦隊整个环保的投入是37500亿,十一五期间投入了11500多亿,这个增幅是很大的。在经济不好的状态下,下行的状态下,我们认为环保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今天我们2013中国上市公司董事会价值管理论坛的主题是"颠覆与重构:经济下行中的董事会战略",在波澜壮阔的经济洪流中审视外部变化的环境,并从中清晰地找到自身的发展方向,这是每一个上市公司董事会日思夜想的问题。今天我们将通过两场对话探讨和交流上市公司董事会所关注的话题。第一场领袖对话的主题为:颠覆与重构:经济下行中的董事会战略;第二场领袖对话的主题是:经济弱复苏中的市值管理与战略。我们期待通过上市公司领袖与专家之间的交流与互动,对中国上市公司在经济下行中的董事会战略提供多角度的思索。  
        在会上,理财周报编委汪江涛向浙江迪安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海斌问道:1.就今年这种经济下行的形势之下,你们公司董事会如何会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 
        陈海斌回答:我们从事的是医疗健康产业,应该说这是一个抗经济周期的产业,在这样一个形势之下,我们董事会认为恰恰是利用这个形势发挥我们健康产业的优势,充分发挥资本的优势,这个阶段我们要加快发展,我们这个行业是中国非常年轻的行业,我们在整个行业所占的比例还不高,很多发达国家超出我们十倍以上,尽管这几年行业保持了30%的成长,我们公司也保持了50%的成长,但是我们认为,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如何发挥我们资本优势、品牌优势,在行业中加大并购战略,这是我们当下在经济下行整体环境中进行开拓和创新的。我们这个行业是中国非常年轻的行业,而在欧美发达国家是非常成熟的行业,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也发现,我们整体的市场环境,我们先行的医疗体制下,我们的业务结构和国外同行有很大的差异,我们国外同行做的80%是常规检验业务,国外很多项目是医院外包的,而我们国家恰恰汪江涛又向大康牧业陈总问道:我们大康50亿的新增特别令市场瞩目,如果成功就是中小板最大的项目,今年我们一直在讲CPI,和猪肉很相关,请您谈谈我们怎么抗经济周期的。
        陈黎明回答道:从去年到今年,《理财周报》是一年一次,去年我们讲董事会价值的时候,我还不是很理解,通过一年的学习,我更加领会了董事会价值。我们主要自身有一个创新,一个创新,一个是再造。董事会新鲜血液的补充,董事会的再造是要根据我们的业态和这个行业的变化而进行的。刚才主持人讲的竞争的事,其实更多的竞争是企业在董事会发展过程中,新的董事会结构产生以后对企业很正确的审视。我们说治理,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是服从市场的变化,业态的变化,要再造,要创新,这应该是董事会的核心价值。我们还是要考虑这些东西。
        我们的业态,现在中国的农业和畜牧业,包括食品,慢慢的会发生根本的改变,尤其是现在,一个事件就很可能发生一个根本的转变。比如今年上半年黄埔死猪事件,我们到现在为止,实事求是讲,我们业界的急功近利的现象甚至更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实事求是讲,我们现在有些食品,从今年累计出来的一些事件,关键就是急功近利,这个到现在没有发生什么根本的变化,甚至手段更巧妙、更隐秘。所以我还认为,我们中国的食品、畜牧业没有实施差异化,对利润的要求和本身行业没有利润一直是矛盾的,我们去年亏损了一千多万,被搞的没办法。也是立足于我们湖南的农业企业现状的审视。我们湖南是农业大省,但是结构单一、品种单一,都是这样的状况,最后就变成一个农业大省关起门来自我感觉良好。
        接着汪江涛又请教凯美特的祝总:您前三季非常不错,请您讲讲,特别是大家现在很重视环保这块。
        祝恩福说:我们刚刚公报是增加了40%,但是投资者永远不满意,作为一个公司的董事会也好,股东也好,我们一定要尽量满足投资者的要求。经济下行是一个总的趋势,但是在某些行业里面,我觉得是一个机遇。我们是从事环保的,工业尾气回收利用的行业。中国在十二五七艦隊整个环保的投入是37500亿,十一五期间投入了11500多亿,这个增幅是很大的。在经济不好的状态下,下行的状态下,我们认为环保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百姓要过好日子,要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要环保,这是全体国民一致的想法,跟中央政府一致。这样的机会下,我们会通过一些调研,不断的提出一些新的相关的课题,包括加大尾气回收投资。我们在对外的扩张上很快,所以我们每年保证有新工厂投产和新建,循序渐进往前走。在整个环保行业来说,现在真正的污染还不是民企,是央企,一些超级巨无霸,地方政府拿他们没有办法的,这样的企业在排放。真正说我们不好的地方,中央政府对你管的相对比较严,而一些央企,特别是一些大的国企,对地方起到骨干支撑作用的企业,他们真的甚至是为所欲为,只是很多程度上地方政府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是地方的纳税大户,赚不赚钱是国家的事,环保部环保也是国家的事,只是你做这件事会直接影响他们的收益。所以,真正说民企做这个事还是比较辛苦的,辛苦是两头,一头是投资者,需要高额的回报,我们上半年40%的回报,现在如果买理财产品,半年40%的回报是非常高兴的事情。但是我们身在资本市场的企业当中,40%反而变成了不满意。你说痛苦吧,这个事情确实痛苦,如果说不舒服,心里是一百个不舒服,但是这个事情还是要做。
        至于环保这个大的方向,现在大部分是民企做的事,总而言之,作为民企还是有很多的无奈。
        汪江涛又继续问:您也提到了这个民企的实际情况,从市值来说,我们企业还不大,我们有没有一个规划,比如预计三年以后。
        祝恩福:这是一个大生话题,我们预审的时候,很多委员提到这个问题,说我们企业太小了,几千万,一个多亿,我觉得是小,但是刚好前段时间中央政府提出提质,很多企业大的不得了,但是绝大多数是占到原材料里面去了,加工业制造业谈不上质,国家投入了这么多的钱,最终的创利没有,大量的耗在原材料。我路演的时候和投资者说我们这个企业是让投资者睡不着觉的产业,有人问我为什么?我说是这样的,第一,我们进项非常小,可以忽略不计,而我们的毛利很高。不像有的企业,觉得很好很大,一开口就是几百上千亿,最终他们是依靠原材料加工业,国际铁矿石、原价市场有一个小小的波动,特本身就赚的很少,原材料一上涨就吞噬了,我们这个吞噬十到二十个点,我们就少赚一点而已。所以说,看一个企业最终还是要看质,现在中央政府非常认识这个问题,我们原来很多地方政府看量,一搞规模越大越好,赚钱不赚钱是一回事。我们这届新政府提到很多方面是提质,我们企业如果不赚钱,那做的做大也没用。
        汪江涛:我们知道吴中是一家很老牌的上市企业,我们和赵总交流的时候也提到,是房地产和医药两块业务,我们董事会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的发展?因为这两块不是太相干。
        汪江涛:盛总,您的公司是我们在资本市场非常熟悉的一个公司,我有一些朋友也是您公司的用户,去年服装面临的压力非常大,我们《理财周报》也做过一个报道,引起了行业的反思,您也是和服装相关,最近的市值缩水比较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董事会有没有什么高招来应对?
        盛发强:我个人觉得,公司董事会应该比经营层更加要有敏感度,嗅觉更灵敏一些,或者在探索新的战略方面,应该步子更大一些,因为只有董事会创始人或者创始团队有决心和更有动力、想法推动公司的变革。 


    To Top